我是爱所以阴影爱的阴影

【目录】The Blue in Cage 「原著向,黑化锤 x 蓝皮双.性基,NC17,虐/HE」

帝君鹰啸:

过几天就要更新蓝皮基啦!想想还有点小激动(〃'▽'〃)

先来个【目录】方便宝宝们回顾剧情~

 

Ps. 防止HX,严禁🚫转载,严禁🚫转载!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《The Blue in Cage》目录


CP:Thor x Loki

简介:雷神3原著背景,Hela将兄弟俩击落彩虹桥,俩人没有掉落在萨卡星,而是掉落在约顿海姆。【重伤的Loki】无法从蓝皮肤的状态中恢复回来,Thor也没能在认出那个瘦小虚弱的霜巨人是他弟弟…


第一章:戳我

第二章:戳我

第三章:戳我

第四章:戳我

第五章:戳我

第六章:戳我

第七章:戳我

第八章:戳我

第九章:戳我

第十章:戳我


· 改编版漫画,绘师 @艺术审美EX  :

    第一画

    第二画


以及:

→ 大王所有文章总目录:戳我


那么,接下来是【孕期Play】和【带球跑】环节,不知道锤哥暴怒之下会做出什么反应呢(*/ω\*)?激动地搓搓手~




kohana桑:

10/21台北ONLY的新刊「WISH」 R18  24P 生子本 

13P劇情 4P四格漫 6PR18  還有1P隱藏的彩色圖在本子最後

因為全部使用SAI繪畫的關係 所以現在還在試印中

還沒有全數畫完  

所以如果沒趕上展子的話 就會採取網路上販售 

如有趕上展子 預計會印30本在展上賣 後面我會再提出展場攤位位置

前來購買的各位很謝謝大家 

天似穹庐:

BG 王玛娜 还是跟之前一样背景设定

我明显就是森薰看多了……肝一个事后的清晨(什么考据都没有,凭想象乱画的(。 

【FGO X YGO】等候千年的Servant

cinnilla:

这是第八年的夜晚。

“啊,游戏,怎么还在玩积木。”爷爷推开游戏房间的门,此时已是深夜,“快休息了,真是的,虽然明天周末不用上学,也不能这么晚不睡觉啊。”

武藤游戏用手擦了擦干涩的眼睛,抬头查看时钟,“抱歉,我太专注,忘记了时间。马上就睡觉啦!”

黄金的积木碎片在夜色中光泽暗淡,它是爷爷从埃及带回来的,传说中的“圣遗物”。百年前的武藤家曾是著名魔法世家,如今已经没落,爷爷经营着一家魔法屋,里面有各式各样的魔法道具和漂亮的小物件。游戏很喜欢魔法,也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力量让家族重新站在魔术界顶端。

“爷爷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就好。”武藤双六只是这样回答,笑着摸了摸游戏的头。

破碎的黄金积木来自遥远的古埃及,爷爷曾说里面封印着强大的力量。游戏摸着散落的积木碎片,过去八年间,他曾将碎片拼凑成各种不同的形状,但都不正确。

“果然爷爷说的没错,不是命中注定之人,是无法修复圣遗物的。”游戏无奈地将还未拼凑完成的碎片放进黄金柜中。

 

闹钟响了又响,游戏从梦乡中醒来,又是新的一天。

“爷爷!我去杏子家玩啦。”游戏走下楼梯向爷爷道别,发现爷爷正在和一位西装革履的魔术师商谈。

“哦,游戏啊。快去吧,别让朋友久等了。”爷爷转头提醒他,又继续和西装男说话。

游戏疑惑地走家门,又感觉不太对劲,返回悄悄贴在门口,偷听爷爷说话。

 

“武藤家确定不参与这次圣杯战争吗?”西装男询问。

“是,武藤家今后也不会参与。”武藤双六回答。

 

“这样啊,真是可惜。”

“没什么可惜的,安稳的日子比圣杯更实在,不是吗?”

 

“如果您这样想……可这毕竟是每六十年一次的圣杯战争,虽然斗争非常激烈,但也是能让家族的荣耀延续的机会啊,甚至有抵达根源的可能,这不是所有魔术师梦寐以求的吗?”

武藤双六摆摆手拒绝:“我就只有游戏一个孙子,不希望他卷入圣杯战争。话说今年有哪些世家参与了圣杯战争?”

 

“海马家已经确认参与,貘良家因为家主去世多年,还在犹豫。今年可能有新的魔术师加入。”

“这样啊,又一场腥风血雨要开始……”

游戏放下心里的担忧前往杏子家。

 

“所以爷爷不打算让你参加圣杯战争咯?”城之内问。

“嗯,应该是这样。”游戏笑着回答。

 

“那你的圣遗物,还要拼凑吗?”杏子问。

“要啊。不管要不要参与圣杯战争,我都要把它拼凑好。”游戏拿出黄金柜,向杏子展示他昨晚新拼凑的一部分。

“真是的,都八年了,你还真能坚持啊。”杏子嘟囔着。

“都拼了八年了,也不在乎这一两天了嘛。我昨天又想到一个新的方法,正在尝试。”游戏摸了摸头,笑着抚摸黄金柜的边缘。

 

“抱歉,游戏。”城之内不好意思地说,“之前……把碎片扔进水里,我不知道它对你那么重要。”

“不用在意啦,你已经帮我找回来了,多亏你,我还有了新的灵感。说不定我明天就拼凑好了呢!”游戏的笑容一如既往温柔。

“真的吗?那加油啊!”城之内握拳打气。

游戏点点头。

 

晚餐之前游戏接到一个电话,“嗯?竟然是海马君打来的。”

“海马?就是我们班那位坐在教室后排看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的同学吗?”杏子好奇询问。

“哼,那家伙一脸看不起人的样子。”城之内想起海马濑人高傲的脸。

“就是就是,听说他家挺有钱的。和我们格格不入,平时也不说话。你和他有联系吗?”本田补充。

“没有呢,我们也不怎么说话。”游戏犹豫着接通电话,“喂?请问是海马君?”

“哼,武藤游戏,你爷爷在医院里,去看看他吧。圣杯战争马上要开始了,你们家要是想避风头,就躲远点。”海马用轻蔑的语气警告游戏后挂断了通话。

“什么?!爷爷怎么了?!”游戏背后一阵冰凉,毛骨悚然的感觉直窜心头。明明爷爷已经放弃争夺圣杯,为什么海马家的当家还不放过他?

 

“游戏,爷爷怎么了?你的脸色突然好难看啊。”杏子敏感地发现游戏不对劲。

“海马告诉我,爷爷进医院了,我要马上过去。”游戏面色惨白,“抱歉,我先走了。”

“我们一起!”

一众人赶往医院,武藤双六已经转醒。

“爷爷,你怎么样?还好吗?”游戏紧张询问。

“啊,没事,承蒙大家跑一趟了,我没关系。”爷爷看起来有些疲倦,精神状态不太好。

寒暄一阵,众人为了不打搅爷爷休息,先行离开。

“爷爷,到底怎了么?是和圣杯战争有关吗?”游戏明知故问,希望得到爷爷详细的回答。

“海马家的当家,抢走了我收藏了白龙圣遗物。”武藤双六惋惜地摇摇头。

“是白龙鳞片吗?”游戏瞪大了眼睛,惊讶地询问。白龙鳞片和千年积木碎片都是爷爷从埃及带回的藏品,传说中里面封存着白龙的灵魂。

“是啊,很可惜,我没能好好守护它。不过海马也算是和白龙有缘的人,听说他要参与圣杯战争,或许他……”武藤双六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“这也太过分了吧!那可是爷爷最喜欢的藏品,他怎么能擅自抢走呢?!”游戏生气地皱眉,武藤双六笑着安慰他,“圣杯战争可不是圣杯友谊赛。为了最后赢得圣杯,可谓无所不用其极,海马家没伤我性命,已经不错了。我们回家吧。”

“可是爷爷……”

“爷爷只希望你有爱你的家人,有能陪伴你的朋友,有幸福快乐的生活。这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努力,爷爷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“是,我会努力的。”游戏低下头,仍对海马家的逼迫不悦。

 

夜幕阑珊。金字塔内一阵骚动,沉睡千年的恶灵蠢蠢欲动,亡灵的引导者和守护者阿努比斯扬起权杖。惊雷乍起,被照亮的天空宛如白昼。

“成……我成功了?”游戏按下最后一块积木碎片,千年积木呈现完美的四棱锥形,如同倒立的金字塔。金色的光芒四溢,游戏眼前出现众多精灵,它们仿佛从另一个世界降临此处,时光穿越千年,那是拉神庇佑的埃及,宏伟的金字塔、神秘的狮身人面像和壮阔的古代神庙。雄鹰掠过这片古老深沉的土地,莲花绽放在尼罗河畔。神圣的风带着乐音,吹过了黄金的琴弦。恢弘的宫殿上,站着一个神秘的男人。阳光晒在他小麦色的皮肤上,一身黄金配饰烨烨生辉,胸口佩戴的,正是游戏刚刚拼凑好的千年积木。

“你是?……”武藤游戏正欲开口询问,那人额头的荷鲁斯之眼迸发出强烈的光线。

突然转醒,依旧是昏暗的小房间。游戏小心捧着手里的千年积木:“这次,应该是拼好你了。爷爷说,我可以许一个愿望,可以吗?如果可以,请给我一个朋友吧。我想要一个朋友,一个和我心灵相通,有着强烈羁绊的朋友。”

一切都被武藤双六看在眼里,他只是从房间门口悄悄离开,念叨着:“没想到游戏真的完成了,但是完成千年积木拼凑的人,会成为黑暗力量的支配者。我可能让孙子背负了太重的命运。”

第二天,游戏把拼凑好的千年积木挂在胸口,开心前往学校。

“大家快看,我成功了!”游戏举起千年积木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
“哇!真的哎。恭喜恭喜。”同学们围过来看着游戏。

“八年了,真是不容易啊!”杏子笑着提议,“放学我们去庆祝下?”

“好啊!”

 

“请问你们班哪位是武藤游戏同学?”校长走到教室门口询问,大家都望向游戏的方向。

游戏一脸迷茫举手:“我……我是武藤游戏,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
校长尴尬的将手机递给他:“有你的电话。”

“哎?”游戏更疑惑了,今天早上太激动,确实忘了带电话到学校,但是谁会让校长转达?这也太失礼了。

小心接过电话,游戏询问:“你好,请问……”

“武藤游戏!”海马濑人冰冷的声音仿佛一把利刃:“今天晚上八点之前带着真的白龙鳞片到KC公司交换你爷爷,否则他就是圣杯战争第一个牺牲者。记住,你一个人来。”

游戏仿佛置身冰窟。

“抱……抱歉。校长,我家里有事需要先离开学校一会儿,各位我先走了。”游戏抓起书包飞奔出教室,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。

爷爷肯定在海马手里,真的白龙鳞片?昨天他抢走的是假的吗?真的鳞片在哪里?爷爷为什么要誓死守护白龙的鳞片?明明已经说了放弃圣杯战争,为什么海马家要将爷爷卷入?

游戏用最快速度跑回家,在爷爷房间里翻箱倒柜,寻找藏起来的白龙鳞片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距离海马要求的时间越来越近,但游戏一点也没有白龙鳞片的线索。家里阁楼和爷爷的房间都被找遍了,依旧不见踪影。

“可恶!都怪我,如果我能再强一点……”游戏哭着继续在阁楼寻找,一本厚重的精装书籍从书架掉落。

书封上没有字,羊皮书面非常精美,游戏拍掉上面的灰尘,小心翼翼翻开。

“是关于圣杯战争的记述?”游戏能勉强阅读一些魔法书,这本书里有很多魔法阵,和一些关于前几次圣杯战争的传说。

游戏仔细翻阅着,骤然发现一枚椭圆形状的鳞片就镶嵌在书籍中央。洁白、温润、散发着凛冽的光泽。

“这就是传说中的白龙鳞片?”游戏轻轻抚摸着,将它从书籍中拾出。没想到鳞片下面是一个古老的魔法阵和咒语。

游戏将鳞片放在一个木制盒子里,站起身准备前往KC公司。走了两步又停下,像是受到了某种启发。

“召唤阵吗?试试吧!”

照着书籍中的魔法阵,游戏用爷爷的魔术墨水混着自己的鲜血,在阁楼地板上绘制出了一个红色的阵法。咒语唱响:“当星辰漂浮在努特脚下的海洋,当他尼罗河的巨浪分开了群山,在吾面前,女神玛脱高举她决定命运的“羽片”,清晨与黄昏之舟,在阵阵清风中相遇,阿努比斯的殿堂,响遍了呼唤之声,请他呼喊你的名字。请你在世间停留。以吾之声,唤汝之名,应圣杯之召,再一次把你那伟大的身躯再次出现在人世!”

魔法阵中心卷起一阵狂风,将散落地上的书页全部吹开。游戏梦中那个男人就站在他面前,紫罗兰的眼睛里带着威严,斗篷的一角被风牵起,黄金衬托着褐色皮肤更显尊贵。带着满意的笑容,伸手抚摸千年积木的尖端。“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法老王阿图姆,caster,遵从召唤而来,你就是我的Master吗?”

 

以此同时,貘良世家中,貘良了正在犹豫要不要参与圣杯战争。

“家主,武藤家已经修复好了圣遗物。”管家提醒。

“游戏说他不想卷入圣杯战争。”貘良了回答。

 

“都是注定的宿命。他拼凑好千年积木那一刻起,就踏上了注定了千年的命运。”

“果然,那个人注定是要和他相见的。即使是等待三千年,也不曾放弃这个机会……三千年吗?哼,我们也开始吧。”

 

 ======TBC=======

 

Aibo:拿着圣遗物(千年积木)画个阵法许愿:请将埃及最伟大的法老王带给我吧!
说着一阵闪电劈下。

抽了一只拉二……

Aibo:“那个……抱歉。我想要的法老王不是你,能拜托你回去吗?”

拉二:“什么?!你对埃及的万王之王有什么意见吗?”

Aibo:“你头发颜色太少了,不适合做男朋友。”

 

 -----------------

等我写王样和aibo补魔~嘿嘿。





马鹿头:

太可爱了_(´ཀ`」 ∠)_

Elaine:

id=197978    作者:ユザ   侵删

粘人的小玛娜wwww 师匠真的很头疼呢www太可爱了!

坏银:

不行了我的脑洞已经完全停不下来了hhhhhhhh别打我hhhhhhhh!
有同时混UT和成历的小伙伴嘛?!
(真的觉得鱼姐和阿福的配色很像,,,,)

+LC斐尔+:

龙王叶~

背景和尾巴重画完了……_(:з」∠)_

气的我在小六面前给小九喂了全套的零食,不给她吃!

============

说说画的时候的脑洞》《

老叶是龙神,因为一些我也没想好的原因为扔下了凡间,然后他就找了个深潭旁边的洞,当地方龙神蹭吃蹭喝,那个深潭就类似唐门密室跳柱子前面那种。

然后村里扔了个小孩下来,小孩身上的气息也不像一般人,老叶以为是前东家派人来搞事了,结果转头一看是个穿着破破烂烂的漂亮小孩,就散了凝结起来的水汽。

他就转头一笑,红色的眼睛里流动着金色的光

【可不得了,这次居然送了个小媳妇下来】

好了,编不下去了。

kohana桑:

好久沒有發圖了喔 !!!

這些圖都是一邊原稿一邊畫的

8/2的兔子

8/14 GREEN DAY真的WWW 對不起 !!

第七張瀏覽注意

最近原稿以外很常畫魔王 我也不知道為啥 ..就是想畫捲捲的頭法吧

最後三張是原稿分鏡((()))))

過段時間  封面畫好了我會過來LOF宣傳本本的(目前原稿了一半左右)